1fcdc7b431263e1c36e607d40af19d70

https://goo.gl/oJhYxA

近十多年,相信世人已經對宅男宅女並不陌生,甚至可能覺得總有一兩位在附近。這位在日本「毒到盡」的真樹先生,之所以能被譽為神級,重點應該是其與世隔絕之程度,以及歷時之久所致!誠然,做什麼事也好,只要經過年月洗禮,便能獲得多少掌聲,但原來什麼都不做,能堅持到二十七年,也能夠換來一點名氣!

文章標題寫得好,一切源自偉大的母「愛」!有很多人解構隱蔽青年的現象,有些為其無奈而申訴,也有站在高處指責的大道理。我無意在這裡批評任何人,但對任何選擇隱居避世的人,我發現其中一個共通之處,就是沒有要走出去的動力,若深究這最終的動力是什麼,我想是「生存」。當三餐無憂,父母能夠照顧其生活,這種造就隱居生活的條件,就十分明顯!

一個社會的發展情況亦必然要負上責任,如在大陸,以現在的國情,似乎正值人人還有空間力爭上游,佔據山頭的戰國時期,在要鬥至你死我亡的競爭環境下,隱蔽青年若非已經是富二代,應該會感到是在等死的邊緣。至於日本,或是現今的香港,向上機會已經被人壟斷,試問作為整體商業營運集團中的一點微塵,生存未受威脅,自我價值有或無又有什麼意思和需要可言呢?

正所謂「人到無求品至高」,不知何故,縱然理性上相信真樹先生是個沒有什麼特別想法的人,但當設身處地感受他的生活時,除了一份空洞感外,卻有感於其無慾無求的心境,這種被動地因客觀現實條件孕育而生的「情操」,是不是真實的「品格」呢?究竟是因為從未落場作賽,而對其能力不能置評,還是正因為沒有落場經歷損耗,才有幸得以修煉成至高境界呢?